音乐的拼音怎么写?_乐的拼音怎么写

Mark wiens

发布时间:2024-04-15

看江苏师范大学李昌集教授为你解读《清平乐》读音之辩……

音乐的拼音怎么写?_乐的拼音怎么写

 

近期,热播的古装剧《清平乐》引发了关于“乐”的读音之争不仅颠覆着广大读者十余年来的教育认知,甚至从事古典诗词吟唱的诗友们也有颇多的不同见解5月6日,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特聘教授李昌集应“光明文学遗产”编辑部门的邀请,公开撰文解读《清平乐》背后的文化渊源和故事。

李昌集教授认为,今读yuè与古读lè,是两个历史维度的读音,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汉字有不少字多音多义,音、义既有别亦内通,是汉字特有的“文化”同时,就《清平乐》的起源而言,音乐、词式是双向共生关系,因此,尽管近代以来,yuè已经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读法,但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时代语境的变化,强调词调原生的“乐调”意识加强。

而并非用词体的“音乐性质”而推导出“yuè”的读音

关于词调《清平乐》之“乐”的读音讨论,看起来是一字读音的小争论,但说小也不小,因为其涉及词调之名的生成、指意及其底层的“文化”问题《清平乐》“乐”读快乐的乐,还是音乐的乐,首先要问“乐”字为何有此二义和两读。

这就涉及“文化”问题了:先秦时代,音乐歌舞仪式统称为“乐”,而此“乐”的本质功能就是使人快乐《吕氏春秋》解释“大乐”说:“大乐,君臣、父子、长少之所欢欣而说(悦)也”解释“侈乐”说:“失乐(lè)之情,其乐(yuè)不乐(lè)。

乐(yuè)不乐(lè)者,其民必怨,其生必伤”读起来还真有点绕口,但说明了乐(yuè)和乐(lè)的关系,也是早期“乐”字分指快乐和音乐的实例,由于一字有二义,所以就分读lè和yuè两个相近之音,这就关涉词调中“乐”字的含义和读音了。

唐宋词调之名中的“乐”字,既有音乐歌舞的指意,又有快乐的指意,重点指向哪一方面,读什么音,要看具体的词调例如《黄钟乐》,就绝对指音乐,《破阵乐》《贺圣乐》《大定乐》等,主要指仪式乐歌,当读yuè,虽然其中也包含快乐之意;而《归田乐》《夜半乐》《众仙乐》等,本义为快乐,所以当读lè。

那么《清平乐》呢?01“清平乐”,乐清平认为读lè和读yuè的学者,都注意到唐代《松窗录》中的一条资料,而对《清平乐》作相关解释的,是宋代郭茂倩的《乐府诗集》,不过他解释的是《清平调》,也就是大家熟悉的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那三首。

其先引《旧唐书·音乐志》释“清平”云:“平调、清调、瑟调,皆周房中乐之遗声也,汉世谓之三调”接着转引了《松窗录》中的故事:“开元中,禁中重木芍药,会花方繁开,帝乘照夜白,太真妃以步辇从,李龟年以歌擅一时之名。

帝曰:‘赏名花,对妃子,焉用旧乐辞为?’遂命李白作《清平调》辞三章,令梨园弟子略抚丝竹以促歌,帝自调玉笛以倚曲”因此,《乐府诗集》认为《清平调》之“清平”二字与清调、平调有关今论者由此推《清平乐》也当如此。

但《清平调》的“调”明确指音乐,将其“清平”作清调、平调解是一种特指意,而“清平乐”就不同了“清平乐”从字面上很难说指清调、平调,“清平”的通常指意是天下清明太平,如唐苏拯《渔人》诗“不问清平时,自乐沧波业

”、宋陈允平《宝鼎见》“更喜报三边晏静,人乐清平宇宙”、金马钰《踏云行》“清平快乐无征战”,所以《清平乐》的“清平”不像《清平调》的调名来源有本事可考从通常语意看,“乐”就是快乐,“清平乐”就是“乐清平”,自当读lè。

但问题是,《清平乐》毕竟是“词调”,始词作者也是李白,所以不能排除调名“清平”的指意在音乐上可能与《清平调》相关从文体看,二调虽有杂言和齐言的差异,《清平调》为七言声诗,《清平乐》则为上下片词式相同的长短句。

李白所作第一首的上片为:“禁闱秋夜,月探金窗罅玉帐鸳鸯喷兰麝,时落银灯香灺”对此传为李白作的《清平乐》,研究者多怀疑是托名伪作,这里且不论此后温庭筠等唐宋词人所作《清平乐》,与传李白作的词式完全相同,是唐宋通行词调,单片与《清平调》句数相同,所以曲调的音乐长度大致相同,用同一个“母调”歌唱,从技术上说一点障碍也没有。

唐代一个词调有齐言、杂言二体的不止一例,如《苏幕遮》再参看现在的民歌小调,如“花儿”,也一样一个乐曲既可唱齐言,也可唱长短句,是常情,故《清平乐》《清平调》二调相通,由此而言,《清平乐》的“乐”读为yuè,也不是没有理由。

日本学者早川太基坚定认为《清平乐》当读lè,所举中国古代文献和日本长承二年(南宋绍兴三年)宫廷乐工的《龙鸣抄》,其中“清平乐”读音,明确可案“乐”皆为快乐之lè,是很过硬的证据,这种踏实的学风值得称道但有一点要注意,所举证的诸说都是从“清平乐”通常语意出发的读音,这就涉及词调命名的取向问题了。

02词调命名取向?词调,有音乐和文体二重属性,一个词调既代表一个音乐歌曲,又代表一个特定的文体样式,而词调的命名就有两种取意指向,一是音乐维度,一是文学维度,两个维度常常兼而有之以有“乐”字的词调为例,唐代最有代表意义的教坊曲,有“乐”字的调名有:龟兹乐、破阵乐、大定乐、大明乐、奉圣乐、圣寿乐、庆云乐、朝天乐、龙飞乐、倾杯乐、还京乐、回波乐、千春乐、千秋乐、天下乐、同心乐、太平乐、夜半乐、众仙乐、抛逑乐、清平乐。

这二十来个曲名,“龟兹乐”专指音乐,以下数名直到《庆云乐》,“乐”字偏重指仪式音乐,读音皆为yuè,其后十几个曲名中的“乐”,则首先是通常语意上的快乐,当读lè若《还京乐》《回波乐》,有本事可考,是以皇帝的开心事为题而创作的歌曲之词,然后付之歌舞,所以其“乐”(lè)便同时具有了音乐歌舞之“乐”的含义,读为yuè也未尝不可,当然第一指意是快乐。

宋代有“乐”的词调名和后世的衍名,也是这样,如长寿乐、长生乐、齐天乐、应景乐、贫也乐、逍遥乐、渔家乐、普天乐、悲中乐、迎春乐等,首选读lè不读yuè由此看日本学者举证的资料,都是对调名“文学”维度的理解,“清平乐”当然无可置疑读lè。

至于郭茂倩等古今治乐府和词学的专家所考虑的《清平乐》和《清平调》的关系、“清平乐”是否有清调、平调的含义,则不在古代一般文人的考虑之中时隔李白几百年的日本乐工,重在把握《清平乐》的通常汉语意义及音乐,其是否有清调、平调的内涵,无须且没有必要追究。

唐教坊曲中的带“乐”字曲名,占古代全部带“乐”字词调的不到一半,以“文学”标题为调名的占多数综观古代所有词调的“始词”,调名绝大多数是歌词的“文学”标题而与音乐无关,带“乐”的调名则多少含有传统“乐”(yuè)“乐”(lè)相通的文化意识,兼指快乐与音乐,但大部分是快乐的意思,其调名某种意义上可视为词文学中的“快乐”母题。

当然也有例外,如柳永新创词调《征部乐》,写的是词人“役梦劳魂苦相忆”(《全宋词》),其“乐”就不是快乐之意而只能作“曲子”解而读yuè;再如《齐天乐》,本宋代教坊大曲,本义当然是快乐,但作为宫廷仪式乐之名,亦可读yuè,而姜夔用之作《蟋蟀》词,完全反其“快乐”之意,《齐天乐》成为一个普用词调,就更应该读yuè了。

03清平调到底该怎么读那么,《清平乐》的“乐”今天究竟应该如何读呢?这首先要问一问为什么清人开始就有读yuè的迹象近代以来读为yuè已约定俗成,主要原因在于时代语境的变化,强调词调原生的“乐调”意识加强,搞词学的会考虑李白《清平调》与《清平乐》的关系,由之将《清平乐》作为一个专名而读yuè。

但从历史维度看,其原读当为lè,则又是事实,所以今读yuè与古读lè,是两个历史维度的读音,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今天是不是要回归“原读”,窃以为不必,只要知道其本来的“文学”意义是快乐的意思,今读yuè强调的是乐调之意。

汉字有不少字多音多义,音、义既有别亦内通,是汉字特有的“文化”不过要注意的是,《清平乐》的读音是一个特例,其他词调中“乐”今天怎么读要具体分析,大部分还是应当读快乐之“乐”将《清平乐》读yuè过度阐释为词体的音乐“性质”问题,说词“是借鉴近体诗格律以词调将音乐节奏定型的一种诗歌体裁”,是不解歌唱与歌词关联的实际操作和技术原理的空洞“逻辑”推论。

有的论词者总脱不掉先有纯音乐的曲调然后“依调填词”思路,不注意元稹《乐府古题序》说的“依调填词”是文人参与作词后的情况虽然文人作词所“依”之“调”有少量可能是纯乐曲,如采用大曲的“歌头”“排遍”和“破子”作词调,可能先有器乐曲,然后“依调填词”,但大多数词调——尤其是词调生成的主源和应用最广的市井民间歌曲,是“依字声行腔”的“乐随词生,词随乐行”,音乐、词式是双向共生关系,在相合对应中具有某种弹性,故“一调多体”的情况很常见。

文人取某个曲调填词,主要参照的是既有歌词的文体样式,将之作为一个文体“框架”来“填词”,与既有的词式局部有所不同很普遍,一个词调的若干文人作品,字数、句数全同的情况很少,只要不是孤词孤调,唐宋文人的所有词作,几乎每一调的体式都有各种程度不同的“变体”,正是歌辞文体的一大特色,哪有用语句的平仄格律将音乐节奏“定型”的事。

词体样式的严格“定型”,是宋代以降“词、乐分离”以后的事情,无视唐宋文人一个词调作品的“一体”、“又一体”,用想当然的“逻辑”推论词体的“音乐性质”,据此将调名中的“乐”都指认为音乐而读yuè,属于一种无根之说。

公众号ID:guyunxinyan2008

古韵新妍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古韵新妍吟咏精神一路有你

古韵新妍 | 诗词 | 吟唱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